Wild Thoughts

ME Time

搬了新 Office 兩個多月了。這是自離開職場,開始租用 Office 以來,感覺最滿意的一個地方。

相信是這裡的氣場跟我很配合,再加上大概是我本身的運勢終於開始轉好,這兩個月來都忙得不可開交。雖然這個 Office 的冷氣時間只是到晚上八時,但很多時候都會留到十時過後才打道回府。

回到家,真的甚麼都不想幹。很多時候都會獃在房,開著收音機,打開平板,不是回看劇集,就是打機。往往一坐就坐上一兩小時。

理性的腦袋是知道應該早點梳洗然後上床休息,但始終真正幕後主宰身體活動的,是那疲乏的心。於是整個人就被那張像是裝了強力磁鐵的椅吸附著,心魔在腦內挾持著理智,跟自己說:「忙了一整天,就給自己多點時間放鬆一下。」理性腦袋稍稍妥協:「好吧!就玩多最後一局就去沖涼!」

結果,再大戰多幾個回合,收音機新聞報道,報時訊號一響,凌晨十二點。

理性腦袋:「動身吧!」

疲乏心魔:「剛剛那局輸了,玩多最後一局吧!」

結果,收音機再一次新聞報道,報時訊號一響,凌晨十二點半。

理性腦袋「怎麼了?動身吧!」

終於,站起來,往浴室去。

完成了!已是凌晨一時多了。

OMG!!!吹乾頭髮,再多打兩局,又兩點了!不情不願地,爬上床。

理性腦袋很清楚,是日積月累的無形壓力,給心魔供應源源不絕的養分,同時也是理性腦袋的抑制劑。

前兩天早上,在乘搭小巴回 Office 的途中,觀察著匆匆忙忙趕上班的人群,有一刻恍然醒覺,今天我不是打工仔身份,我每天都是在做著我自己選擇的工作,理應都是我喜歡做的工作,即是我每天每分鐘其實都是在享受著我的 ME Time,那麼我回到家還需要那些額外的 ME Time 嗎?回家就該好好讓身體休息。須知道這副肉身,只是這一期生命借來一用的軀殼,應該好好保養好,才耐熬,才可以讓我繼續去完成這期生命要完成的功課啊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